葵籽君

画画画....码码码......

心【赤黑】

 一如既往来开坑了😂😂😂😂
欢迎各位客官,恭祝我又一个脑洞的孕育😂
【就是不知道生得出来不...】

   “哲也。”
  
  
  巨大的容器里,绿色的水时不时自底端冒出气泡。人影在其中若隐若现,被诸多细长的“线”所控制在容器中央。
  随着“滴”声后,容器里的水渐渐褪去,一点一点地露出水中那姑且称之为“人”的东西。
  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体上,臀部偏上,蓝色的短尾也被浸湿,同色的发粘在脸上,软软的兔耳自两侧耷拉下。略显苍白的脸色,再配上插在身体各地方的诡异的管子,倒是染上些许恐怖。
  “哲也,该醒来了。”
  微颤几下眼睑,缓缓睁开,莹莹的一片蓝色充斥着少年的眼,却独独,少了一丝生气。
  
  睁开眼,黑子略微有些迷茫,和最初完全不一样的实验室让他稍微愣神。打量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人,又看看电脑上的日期,初步推断,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
  耗时五年,只为了打造出现在的自己,黑子很不解,五年来的记忆近乎一片空白,零零碎碎间,只看见模糊的赤发人影晃悠着,又迅速一片漆黑。扯扯挂在身上宽松的长褂,不少绿色水珠滴下。叫出对那人久违的称呼。
  “赤司君。”
  黑子双亲早逝,被比自己大一岁的赤司家少爷收养。当赤司在十二岁生日那年,赤司征十郎问他:“哲也,愿意把你自己送给我吗?” 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黑子只知道,当晚,十二月二十日十二点二十的时候,他被带进了实验室。
  踌躇了一下,发现身体略微僵硬,估摸着是太久没运动的缘故,还是先坐下身,拉扯着湿漉漉的衣服遮住下体和裸露出的短尾以及臀部。
  “欢迎回来,我的哲也。”走上前将手里的浴巾搭上黑子的头和耳,赤司征十郎轻笑着抚开遮住的碎发,轻吻上冰凉的额,“或者说,哲兔。”
  

  

梦魇【赤黑】

以前的坑....称今天请假回来,混更吧......www
表示,未修改......www

  黑子哲也,诚凛高校高一男生,存在感极低的少年。如此平凡的少年,今日却受到了梦魇困扰。
  “阿哲,你又不睡觉。”青峰盯着眼前宛如熊猫的少年。
  “对不起,青峰君...不敢睡。”黑子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强撑着双眼不至于自己睡着,连续三天的不眠身体早就撑不住了,脑袋乱成一片。
  “好吧...我去请假,你倒是好好睡一觉啊!真是的。”对于黑子噩梦的内容他听过一点,但感觉怎么听怎么诡异。
  “......我还是试试催眠吧。”无力唔撑起身,双手捂住脸,倍感无奈,再这样下去就算不催眠也会因为过于疲惫而睡去,倒不如试试毫无意识的睡眠法。
  “嗯,那我走了。”
  “青峰君再见。”
  站起身摆手示意再见,安静维持着摆手的动作,直至青峰离去,才缓缓坐会原处。端起右手边的冰水,轻轻晃动玻璃杯,看着水沿着杯壁漾啊漾,后轻轻靠近薄唇饮下,复又起身回到房间。
  木质的地板踩得吱呀吱呀响,摇晃着挪到偌大的床上,将身体陷进一片蓝,几近与之融合,水色的少年安静地躺着,呼吸浅浅的,唯有浓浓的黑眼圈透着他的疲倦。
  睁眼,教室里同学的喧闹充斥着耳,愣了一下,黑子看看手心,捏紧,没有太明显的感觉。
  【...又回来了吗...醒不了了啊......】
  重新回到的梦境一如之前的噩梦,有着属于自己的意识,判断,却控制不了梦境的发展。
  “下课。”高中了,老师不会怎么拖堂或者留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教室,空留一群嘈杂的学生。抬眼看了下时钟,已经到了中午了,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估计了一下,可能恢复正常了什么的,黑子淡定地坐在椅子上。
  班里一个男生在靠门的后座趴俯这补眠,大部分人都选择出教室吃便当,空荡荡的教室里,黑子坐在靠窗的位置整理了一下思绪,打开精美包装的便当盒。
  “嗒”“嗒”“嗒”
  “嗒嗒”
  不同于教室应有的声音传出,令黑子微微一怔。
  【来了!】
  惊恐地看着教室后门,越来越近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黑子心上,身体动不了分毫,冷汗不停地滴下。
  “不...不要......”喃喃出心里的话语,颤抖着,几欲起身却动不了分毫,鼻子微酸,眼泪充盈了眼眶,克制不住地恐惧令黑子眼里饱含泪水,浑身颤抖着,张开唇却说不出什么话,就愣怔着,盯着后门,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恐惧不断扩大。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哲也,我来接你了哟。”
    赤色显现。

估计会有人以为我把《茉香》坑了......表示并没有并没有,没有的事啦......【懒癌犯了加回校了而已】(*´゚艸゚`*)
于是乎,这里放点这学期上课作死的东西喂喂大家,算是对没按计划,辜负了大家,没更的《茉香》的赔礼www
当然,《茉香》今明两天更......www(୨୧•͈ᴗ•͈)◞

......只会Q版的完成稿,已经废了,我是草稿党...░|・x・`)
爱上了小黑子性转的我已经趴了......
【最后三张赤黑车哦!!!(´⌣`ʃƪ)】

茉香【赤黑】

   ♬一如既往的毒梗
本文是好姬友的生贺文前部分哟www
欢迎各位赏脸阅读,明天回校前会更完剩下的和肉的,敬请期待
【边养女友边写的...也是醉了......】
总之,各位吃好玩好咯( ˘ ³˘)
曦夜酱!中考完一定要看哦!!! @曦夜

  黑子哲也是魔族,魔王。
  赤司征十郎是神族,帝皇。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魔王喜白,帝皇喜黑,魔族一群魔物不知怎的全部长得纯良易推倒的模样,神族却长得刚好相反,凶神恶煞一副“我和世界有仇”的样子。
  于是乎,因为种种鬼扯的原因,魔教莫名地...很壮观,圣教也因帝皇颜值而拉得高高的,倒也还算平衡。壮丽的画面也数不胜数......比如一群妄图奔到魔族软绵绵的魔物和娇滴滴的魔族小正太小萝莉的怀里的人类,总在要和魔族的小可爱们拉上手相亲相爱在一起时,被一群恶霸天使硬生生拖回人类世界......如此往复...
  当然,魔教和圣教的竞争更加惨不忍睹......一群人,还主要是妹子,一天到晚开辩论,嚎着什么帝皇大人是绝对的,魔王大人天下第一可爱,然后又是什么神族邪气帅哥满堂,魔族可爱萝莉正太满怀......总之总之...最后总有那么几个为了神族的邪气帅哥们到处寻死,又有那么几个为了正太萝莉而大肆搜找人类堕魔的方法......天天,各种热闹的人界也是很棒棒的......
  
  
  那是又一年的圣选日。
  圣选日对于人界和神界是一个圣神的日子,而对于魔界则是了无事事的节假日,无事可做。
  每当到圣选日,帝皇都得选出圣女,并与其结为连理,可惜这圣女啊,可以为人,可以为天使,但不能为魔,人界和神界的赤司教教徒就这样炸开了,各个都打扮得貌美如花,娇艳欲滴,魔族的教徒们只能暗自神伤了。
  往年,魔王是不用参加圣选日的选拔的,毕竟就算想出于尊重,神魔间也是没有那种东西的。但是今年,魔族子民们感觉自家王脑袋被门夹了...不但想去,拦还拦不住,整个一大孩子,越是接近圣选日越是想着各种方法逃出宫殿,翻墙爬树钻虫洞都试过,硬是被扯回去了。
  魔族子民们也很无奈啊,王想去若拦肯定不敢拦,但王你一身纯洁的白不说,还自带各种小朵的白花配饰,身上还有淡淡的茉莉花香,俨然一副魔族上等打扮,你这是要去砸场子呢还是砸场子呢还是砸场子呢?
  索性黑子哲也炸了。
  某只常年冰清玉洁只着素色衣裳的白色魔王为了逃出去,硬生生换上了众多黑色“丧服”中带了银饰的,略微喜欢的死神装。从头黑到脚,少许银饰倒是制作得细致入微,点睛之笔般的存在。 斗篷没什么繁复的装饰,但毕竟是皇族,黑色暗纹的细致繁杂程度还是能看出非一般魔族能穿的。额前几缕冰色蓝发滑出斗篷帽,耳边也漏出小部分,本就白净的一个人,在一片黑中倒是显得娇俏可爱。
  在几经视线诱导加上代表天使的暗色布料的掩护下,魔王桑终于出了皇宫。小跑着躲在阴森森的枯骨林里,把藏在怀里早已揉皱的传单平铺开,对着传单上琳琅满目的甜点,某魔王毫不吝啬地眼冒小爱心,对着甜点发春了。
  “啊~好多甜点,还有至尊香草奶昔!好想去好想去。”
  某魔王开心激动到背景都开小花了,小脸因为满桌的甜点和要喝到的奶昔而兴奋微微泛粉,倒是和怀春少女十足的像。骨子里长存的“暴食”也有些许外露。
  至于为什么魔王那么了解神族的吃食,只因在用魔力构建的交流网上。在魔力频率相同的情况下就可以建立起交流网,某只魔王大人在游荡了几百年后终于看见有个同频的人了,还来自神族,自称“赤剪”。赤剪是个很好的人,介绍了神族的点心还有很多甜甜的饮品,时不时会托人传送些他推荐的小东西过来,于是便尝了众多神界名小吃。 上次也有请“赤剪”帮忙请信使捎点香草奶昔来,毕竟众多小吃和甜点中,只有这个最得他的心。甜甜的,冰冰的,滑滑的,喝起来神清气爽。
  于是乎,这次某只纯良魔王冲着小点心们去的。
  “好!直接传送去吧!”
  
  
  “各位参加者们,大家好,我是爱神铃央~”中长发的大天使展开双翼,点点粉色的星尘洒落,汇着天空飘着的樱花,梦幻绚丽,一身黑色的礼服显得整个人帅气度爆表,偏偏那人总是邪邪地笑着。还未见到帝皇便有一群妹子想往爱神身上倒去了。
  “姑娘们稍请冷静,稍等一会儿我们这次圣选日的正主便会来了哟~那么,敬请期待谁才会是我们小征,啊错了,我们的王的新娘,我们神族的圣后~”佯装不小心说漏嘴,抬手半遮掩住唇轻笑起来,台下的女生齐刷刷倒了一部分,满意地看见自己的战果后转身退场,临完全离开时还不忘飞吻一个,台下尖叫连连。
  “小征 ....你这样真的好吗?”掏出手绢擦擦被一群饿狼似的妹子们吓出的吸汗,无奈开口,“居然拿我们打头阵,有那么不想结婚吗?”看着坐在一旁沙发上的赤发的人。
  “嗯。” 捏捏手中的圣选日通告传单,闭上赤金的眸,靠在墨黑的沙发上,“她是感觉到我有双重人格并无差别接受的人。”
  “我希望她能到来,”
        “哪怕...这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最后,感谢一直与我同在的小姐姐 @寒洛篱 !!!
要不是小姐姐陪着,估计我玩命也更不了那么多,还负责了解我之后的剧情发展和陪无聊透顶的我玩...www【虽然主要还是洞洞洞...】
爱死你了么么么么么么(づ ̄ ³ ̄)づ
今后也请大家多多指教*٩(๑´∀`๑)ง*

  

照常,预热www
有几张以前的老图w
都是在学校画的,所以是纸绘。。。w
这里这里,艾特我的好姬友,入坑没多久一直到现在还在联系且关系紧密的好姬友! @曦夜
不过。。。好姬友要中考完才能看吧。。。qwq

咳咳咳......开发早期的车......www
原本有画赤司司的,可是...和不在一起,算了,放弃...

只求lof娘憋那么饥渴地吞了...

【是好姬友的生贺热身哟,虽然晚了......】

2333今天找到的2016年开学季摸的小黑子~
超喜欢以前萌萌哒的画风啊啊啊!现在表示我已废......画不出来了......qwqqwqqwq

【已经记不得是性转还是恶搞了......】

啊啊啊.....来不及了,就先这样吧,回学校找时间坑老师电脑码一码...... @火舞焰夜 火鸡!送你了

那啥。。。哪只妹子生日了可以戳我哦!这个是生日更的www
当然,最好提前两三个周告诉我,我周末和星期三下午一小段时间在www

同学,这是你的...假发吗【赤黑】

毒梗,慎入

【之前弄的图片,现在一次性补上来了,后续请敬请期待www】


【上】

  难得的假日,高中的赤司被家父突击。

  若不是良好的家教,赤司就差点因为对方的一句话把才喝进口的餐饮一口喷在桌面上,搅翻这万年沉寂的用餐时间。

 吃饭时被对方以一种十分微妙的眼神盯着,极力妄想无视掉那太过于灼热严肃的目光,然而,发现这样做是真的然并卵。在不知道第几次因为对方过于强烈的视线而差点噎住后,赤司拿起餐巾,擦擦嘴,端起一旁的饮品,终是忍受不了地开了口。

  “父亲大人,请问有什么事吗?”您这样盯着,我迟早会噎死的。

  被叫到的人细细打量了赤司一会儿,在对方再欲开口时收回视线,咽下嘴里的小块食物,状似无意地戳弄碟里的食物,然后说出了令赤司几欲喷水的话:“征十郎,有女朋友吗?”

 

  事情的起因赤司尚且不知,发展倒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印象里家长们都是对自己的孩子有早恋行为而心惊的,他比别人早熟,所以他明白,这是父母所不希望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他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对于校花的告白也无动于衷。

  于是洁身自好的同时,他也看遍了情侣间的分分合合。对于来找自己寻求帮助的少男少女倒也出于好心,推波助澜了一把,恰好到就算最后分了也怪不上他的程度,能不能在一起,按书上说的是看他们的“造化”了。虽然最开始一群人来他面前秀恩爱,但他倒也不慌,悠然喝茶旁观,就是不吃他们投喂的“狗粮”(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只汪)。喝不了多久,那群到处发糖发狗粮的人也散得七七八八了。

  正所谓,你有烈酒,我有故事;烈酒喝完,故事讲完,走人。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想着自家那不苟言笑的父亲叫自己快找女朋友的事,难免感到莫名的闷得慌,不是给自己介绍谁谁谁家大小姐,也不是谁谁谁家的出众才女。和预想的不一样还真是感觉莫名不舒服。虽然自己也不会喜欢她们就对了。于是在这种谁来都无所谓,别太辣眼睛和不能忍受就行的情况下,赤司果断打开手机,在软件里发了一个类似征cp的帖子,也就关上手机睡觉了,没注意到自己有无注明具体要求。

  只想睡睡,平复一下心情。

  “您好,请问是赤司征十郎吗?”

  清雅的偏中性的声音响起,拉回了赤司的思绪,这才回想起来今天是来见那位应征人的。

  “是的,你好,黑子哲奈小姐。”


【中上】 

  黑子哲奈是实打实的少女心,裙子喜欢洛丽塔,衬衣喜欢带小蕾丝边,发卡喜欢蓬松的蝴蝶结,当然,颜色也无不例外是可爱的少女所喜欢所钟爱的。透露着满满少女气息的兔耳压法条被对方嬉笑着就要戴在头上,无奈手上全是少女之前买下的小饰品口袋和甜腻的蛋糕和冷饮,躲避的动作被强制性无效化,强制性戴上的假耳在空中微微晃荡。 

  黑子开心地荡漾开嘴角,右手遮住嘴急急退开两步,一边看着眼前的俊美青年的诡异萌样,一边轻笑着道:“赤司君很可爱哦~噗嗤~”最后还是忍不住对着赤发的人笑出了声。

  “别闹,快点拿下来。”无奈地扬起嘴对对方的小性子无可奈何。

  赤司不知道出于何,对于对方的闯入也由最开始的无所谓变成了最后的“情侣关系”。

  黑子长得很可爱,是那种越看越可爱的类型,眼睛也是清澈的蓝,和天空一个颜色。蓝色的柔顺长发随着动作晃开去,可爱的Lolita高腰裙将她显得更是可爱,蓬蓬裙下的腿纤细匀称,蹬着小皮鞋娇俏的模样令人怜爱。因为逗弄赤司,略微平淡无奇的脸带上了笑容的温软。

  看着眼前宛如精灵般灵动的恋人,赤司只想感叹命运真是奇妙。在和黑子相遇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会一生无波无澜地度过,找一个能过一生的温婉女性,有个孩子,再平淡无奇地活着,直到老去,死去。黑子闯入了他的生活,恋情升温,他能够确信,自己真真切切地,爱上了闯进他生活的可爱小鹿。

  他们很恩爱,很甜蜜,这样的情绪满溢而出,被他带入了生活,众多人都惊奇于他恋爱时,他又回过头来,想起了两人间的美中不足。

  “哲奈,为什么一直用敬称呢?”趁着在公园长木凳上休息的时间,赤司放下手里的东西,牵起坐在一旁用小爪子给自己扇风的黑子,将纤细的手牵到唇边,印下一个轻吻,“明明已经是恋人了啊。”

  呆愣了那么一两秒,被唤到的人儿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想抽出手,奈何抵不过对方的手劲,反倒是一个不小心差点从板凳上摔下去,被赤司一揽腰肢,坐到了对方的腿上,这下,原本红成苹果的脸活脱脱能滴出血来。

  “请,请放开!”黑子慌乱起来,差点一心急咬上牵着自己的手,堪堪在即将碰到时停了下来。下不了口。心疼。

  被对方可爱的小动作逗得直笑,不出意外看着对方红着脸,气也不是躲也不是,最后实在受不了自己的视线后心一横,撇着嘴猛地撞上赤司的肩膀,兀自当其鸵鸟来。听着耳旁优秀的恋人的笑声,只觉得耳朵越来越滚烫了。肯定红了。

  环抱着对方的身躯,赤司笑了会儿,抬起手将藏在自己脖颈和肩膀交汇处的“小鸵鸟”拉了出来,手捧起对方的脸,微微仰起头与坐在自己腿上的她相对视,满意地看见红得透彻的脸颊,凑上前额头相抵,蹭蹭黑子的鼻尖,红瞳盯着对方躲闪的蓝瞳,压低声音蛊惑到。

  “哲奈,叫我征十郎可以么?”温润磁性的男声令黑子整个人酥麻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扭捏着拽紧了Lolita裙摆,蓝瞳左瞟右瞟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和红瞳相对上了。沉默着盯了一会儿,知道是逃不掉了,抬起手揪住赤司胸膛前的衣服,闭上眼胡乱往前一凑,也不管吻对地方没,嘴唇触碰到后就立马移开,称对方愣神的时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唤到:

  “征...十郎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之后全程无言,一对视,赤司就觉得小腹某个地方不是很妙......

 


《同学,这是你的...假发吗》上
#毒梗
#赤黑文

......复制不了,所以弄成截图了...总之各位客官吃好~周末回来继续更~
此毒梗吃起来很神奇,慎食,后期R部分会提醒大家的www
下周尽可能双更w